首页 > 展览预告 > 正文

底特律艺术学院重获新生

时间:2019-04-14  来源:互联网

今年早些时候,底特律紧急事务部经理Kevyn Orr在底特律艺术学院中墨西哥艺术家迭戈·里维拉的壁画前发表演说。路透社/图   美国法官史提芬·W·罗德于11月7日通过了底特律的联邦破产计划——在近十亿美元的私人和国家救援资金的帮助下,近两年来威胁到底特律艺术学院所藏世界级绘画、雕塑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悄然落地。很多人一度指望将这些艺术品拍卖掉用以支付城市债务,而艺术市场也始终对其虎视眈眈。   然而,事实上,对于这份艺术收藏的威胁并非始于两年前城市的破产。一个世纪之前,即1919年,缺乏捐助的艺术学院成为城市的一个部分,其命运也与非常不稳定的城市财务状况紧密联系起来。   过去几个月中,一个拯救底特律城市艺术品的计划热烈启动。这个名为“大协议”的计划从基金会、私人捐助者和密歇根州政府处总共募集到8亿多美元。底特律艺术学院作为全美国最大的博物馆之一,将由独立的非营利信托掌管,而募集到的资金将用以支付城市的养老金。   “得知我们再也不属于这个城市政府了,我感到通体舒畅,”博物馆的首席运营官Annmarie Erickson表示,“多年以来,甚至我们自己的董事都会说:‘为什么不卖出一两件艺术品,来救救城市的财务呢?’你知道,如果你自己的董事都这么说,那你就有麻烦了。”   据悉,接下来的数周,艺术大楼及其收藏品的所有权将移交给信托打理。博物馆的财政状况多年来一直很稳定,它将逐渐从城市破产的伤痛中解脱出来。Erickson女士在采访中提及他们需要花费数百万美元以支付律师费。对于过去几年来债权人叫嚣着要卖掉艺术品,而佳士得等公司忙不迭地为艺术品标价的行为,博物馆方面也需要时间做出考量和回应。与此同时,为了筹集“大协议”的近10亿美元的资金,博物馆方面也已经让其赞助者掏空了口袋。接下来几年的募款将会变得更加艰难。   Erickson女士表示她还没有空闲去担心以后的事情:“我们需要把目前的事情完成。如果你还不知道是否会有未来,如何去为未来做打算呢?”   实际上,博物馆自从建立的那一刻起,其未来始终摇摇欲坠。1885年,博物馆开馆后不久,就陷入了诉讼泥沼,财务困境接踵而至。1955年,当时汽车工业正如日中天,底特律的居民数量也接近历史最高值,就在这样的时刻,城市暂停为博物馆提供收藏资金,并且再也没有恢复。1973年,经济低迷时期,博物馆不得不暂时关闭。即便在最好的时候,例如几年前博物馆花费1.8亿美元进行扩建和翻新,结果因为在工程中发现了石棉,使得项目费用增加了4000万美元。博物馆主席 Eugene A. Gargaro回忆说。   对于一个欠债180亿美元的城市来说,其拥有的博物馆的收藏品将是一笔随时可以变现的财富。在城市破产的时候,博物馆的收藏品也进行了估价,大约价值可达46亿美元,其中包括不少在市场上会非常受欢迎的艺术品。例如老布鲁盖尔的《婚礼的舞蹈》(The Wedding Dance)是美国博物馆中仅有的五幅老布鲁盖尔的作品之一,一旦进入市场,售价可以达到2亿美元。   在采访中,Gargaro先生和博物馆的律师纷纷将过去两年描述为“悲惨不堪”、“动荡不止”,博物馆多次不得不闭馆,以全力应对种种法庭诉讼,维护收藏的完整性。   数月以来,博物馆的律师、工作人员一直在故纸堆中翻阅资料,查找很多伟大作品的相关捐赠信息,尽可能地对各种出售作品的提议作出应对。例如,在1923年意大利政府出售给博物馆一幅丁托列托的油画作品《人之梦》(The Dreams of Men)时就有相关限制,这幅作品也是博物馆最重要的藏品之一。   11月7日,在美国破产法庭,法官罗德宣读了相关裁定。Erickson就在现场,见证了这段让博物馆痛苦不堪的历史的终结,这也许是新时代的诞生。博物馆馆长Beals先生并不在现场,他终于可以回归身为馆长的主业了,他正赶往中东,参加一个博物馆论坛,讨论如何增加博物馆的参观观众。   “我坐在飞机候机室,”他说,“期待着好消息的到来。”

上一篇:吴作人的西藏艺术情缘

下一篇:《火影忍者》完结 外界:耗死柯南这事儿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