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展览预告 > 正文

画文人画终究要用减法

时间:2019-04-08  来源:互联网

四十五   去开书法班的朋友那里取东西,他正给一个学生讲评临帖,迟迟不动。于是我说你去拿我替你讲。帖临的认真,只是有一点“描”。我讲每个笔画都是有联系的,上一笔和下一笔,要用一种力和势联系起来,笔势的力量自然传递,字才能活,才有空间感。讲完小姑娘一脸真诚看着我说:老师,你是学物理的?晕,我这是误人子弟了吧。   四十六   朋友说很多大画家,也就那么几个题材构图,没必要画那么多新东西,几个样来回画,画精了就是好画家。初听感觉有理,再一想,画几张画的大家肯定没多大!真大家你看的也许就那几张,可你知道那是从多少画里提炼出来的?大家名气大,市场需求大,只好几张构图来回画,不可能张张都是创作。可要评价一个画家只看市场上的应酬作品,就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了。大家哪得的名气?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这名气必然是靠千万次的摸索、别人看不到的“废纸三千”才得来的。   四十七   读王怀骐先生作品集。先生前言里有一句话:几十年下来,觉得不亏待艺术,不亏待良心。读之甚为感动,再看作品更觉这话里有着不尽的虔诚与心血。   四十八   画文人画终究是要用减法的。问题是你得先有,而后减。画画开始就用简,实质上是躲避困难,道儿走窄了,倒束缚了自己。富人吃素和穷人吃不起肉,不是一回事。   四十九   写书法的,总有几首唐诗宋词能背得极熟,太熟的有时一琢磨也能发觉点儿问题。比如杜牧,也算国家高级干部,他去“夜泊秦淮近酒家”,却发出“商女不知亡国恨”的愤怒,这有点装。国家兴亡是居庙堂之高人的事,对百姓而言保命保生活才是头等的大事,商女不“隔江犹唱后庭花”就饿死了,站在秦淮河边还真不适合发表爱国的感慨。有说小杜是借歌女批政府,要是官员不去批政府,只拿歌女撒气,那这国家能强盛得了吗?   五十   有人大代表提议说:书法传承事关文化安全。认为现在的孩子通过键盘拼汉字,可能两代人一过,中国人就失去汉字的书写概念了。也许会有大众书写能力下降的问题,但恐不至于如此严重。白话文代替古汉语,文化依然传承。篆隶大多不会写甚至不认识了,文脉也在延续。有些东西注定是要进象牙塔的,如古音韵,它会成为专门人才研究的专门学问。书法未来也一样,文化的发展最好是顺应时代,有些事是专门人才做的,大众的需要是快捷方便。文化谈不上安全问题,它有个自然演化的规律,保护文化要保护的是文化种子,有连续完整的资料可寻。只有国家才会有安全问题,比如楚文字比秦更精致,但秦以武力灭楚,相对先进的楚文字就在“书同文”中消失了。   五十一   25年前学书法,见杨玉堂老师有一本竖排繁体的《唐诗三百首》,极羡慕,感觉大腕儿就该用这样书,渴望也有一本。后来在旧书摊终于遇到了,纸发黄,书倒整齐地像从未翻过一样。于是用报纸包个皮,装着洒脱又珍重、很文化的样子,顿觉上了档次。到现在还在想,是怎样个好人早早买下好好保存留给我呢?有惦记就会有相遇!   五十二   桌上放了一张某协会的登记表,小学归来的女儿当废纸胡填一气。看到制止已晚,故作严肃状批评之,突然想笑,克制不住,遂大笑。但见政治面貌一栏填了个——较丑。   (作者为书画家)

上一篇:书法在“文化史收藏”中的独特优势

下一篇:花大价钱买低档货:网购高档艺术品要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