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研究 > 正文

黄永玉水墨画《你是谁》

时间:2018-06-16  来源:互联网

重读巴金(原名李尧棠),是因为一个不曾谋面的,说自己上点岁数的,爱读书的博客网友,对我狠狠的批评,说我读晚年的巴金,浅尝辄止,一知半解,根本不知道当年《随想录》在读者群里引起的巨大震撼。“把心交给读者”,他说如果今天的你,做不到李先生,哪怕是一丁半点,读者不会买你的账,你的文章很快就会死路一条。   上点岁数的老网友,对我文字的重批评,从开始不接受到不得不认真思考。我决定暂时停下笔,四处搜集巴金先生的书,这次重读最多的是他晚年的那些文字。在读《随想录》的同时,我突然发现这张黄永玉的水墨画——《你是谁》。   首先吸引我的是黄永玉写的这首诗《你是谁》:   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你是战士,还是刚出狱的囚徒?   是医生,还是病人?   是神父,还是信徒?   是作曲家,乐队指挥,还是嘹亮的歌者?   是牧人,还是羊?   是摆渡者,还是河?是远游人,还是他背上的包袱?   ……   与这首诗相互映衬的是,水墨画上的那张古典面孔:银发竖起,凌乱但富有力度。这就是画家心中最真实的晚年巴金,古典的,卓然于众的那张面孔,多年沉默、忍受煎熬、文革后敢讲真话,甘愿把一颗心交给广大读者的巴金。   画家笔下一张“积压众生苦难的面孔,沉思,从容,满是鞭痕”,足以征服先生数以万计读者的心。他心中的苦,精神上的痛,是民族的,是大众的,这样的先生,他的灵魂,是高贵的,是伟大的,也是最能温暖他的读者的。   先生刀刻铜雕般的肖像周围,画家独特设计了五线谱线条的树枝,上面红梅点点,暗示先生旺盛的文字生命力。只要是看过小说《家》的读者,都会记得“梅表姐”,都会记得与梅倾心相爱,却难缘相厮相守的大哥觉新。而性格气质,敢于担当责任的觉新,正是走进小说中的巴金自己。   在《你是谁?》这首诗的最后,画家写道:谁都认识你是巴金,你大声喊出:“我是人!”读这句诗的时候,我一下子明白了那位老网友,那位巴金迷,狠狠批评我的话中意味。真实的晚年巴金,就活在他的《随想录》,他的文字生命里。   理想和信仰是火,不断点燃巴金心中的激情,也点燃巴金的道德勇气。支撑他与命运抗衡,完成他晚年的巨著《随想录》。他的痛苦回忆;他对历史的深刻反思;他晚年重新开始青年时代的追求;在生命的最后时光,终于完成了一个真实人格的塑造。   我从未谋面的网友说,今年金秋是巴金先生逝世十周年,怀念李先生,就是不断重读他的书,读他的《随想录》。并且告诫我:要想让你的文字作品赋予新生命,一定要记得巴金先生的文学理想——说真话——薪火相传。   重新读《随想录》,抽空我回复了那位真诚以待的我的读者网友:巴金先生文字里说,他唯一的心愿是:化作泥土,留在人们温暖的脚印里。我希望那“温暖的脚印”里,有属于我的那一串。把心交给读者,作为写作者,我一定会的。

上一篇:七旬画工所制母版成96.7%假币来源

下一篇:宋画的学问海外说了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