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壁纸 > 正文

民间收藏:路上有苦有乐

时间:2018-09-06  来源:互联网

名贵砚台捐给公益事业   如今,在很多收藏爱好者看来,收藏已并肩现金理财、固定资产等成为主要家庭投资方式。收藏之路亦是收获之路,各种收藏经历、经验都是不可多得的财富。谈及收藏过程中的奇闻轶事,老陈笑言三天三夜也道不尽。   “喜欢收藏,具体讲是喜欢看一件件凝聚着时代与地方特色的藏品在眼前翩翩起舞,如同一段段历史真实地呈现。而在淘宝的过程中,那种为得到某件心仪的宝贝而一波三折的经历也足以让人在日后回味起来,意犹未尽。可以说,每一位真正热爱收藏的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那份收藏经历与回忆。”说着,老陈的思绪回到两年前。   那是一个明媚的清晨,空气格外清新,以至于不习惯起早的老陈,也忍不住到离家不远的花鸟市场闲逛。途经天桥时,他遇到一个蹲在地上的小贩,眼前的红绒布上摆满了各类文玩。按捺不住兴奋的老陈,有一搭无一搭地扫了一眼。但恰恰是这一“扫”,让他瞬间注意到一件不起眼的砚台,虽看上去脏兮兮,无法看清真实面目,却仍难掩时间沉积下的与众不同。于是老陈拿起了砚台旁边的烟斗端详一番,后又抚摸着砚台后面的瓷瓶,并逐一询价。最终才把砚台端起,凑近细观。   “怎么卖?”老陈打探着。“300块,要是喜欢您就拿着。”老陈用余光判断着小贩的心理。那是一个20出头的年轻人,一脸青涩,不像行家里手,且说话方式也与古董贩子的固有模式相去甚远。“100元,不行就算了。”事实上,老陈为这句试探深深捏了一把汗,毕竟他并不确定小贩的真实身份,万一遇到个懂行的,不答应成交,也便意味着他不能再吃“回头草”。但出乎老陈预料的是,小贩不仅答应了,而且还相当痛快。当即就从身后的编织袋里掏出报纸,给老陈把砚台包裹好。   简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虽说彼时的老陈尚未收藏过砚台,但凭借直觉,他断定这是件不可多得的宝贝。回家后,他将砚台简单加以清洁,便摆放在书架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及新藏品的入手,这砚台也渐渐淡出他的记忆,除非闲暇时看几眼。直到有一天,一位久未谋面的北京专家到老陈家做客,无意中看到书架上的砚台,瞬间惊呼不已。原来,那是明代的一款砚台,很珍稀。因为懂的人都知道,明清时期的砚台雕刻工艺最好。   按理说,100元的低价误打误撞入手到如此稀有的藏品,自然应该关爱备至。可是老陈却并没按常理出牌。在一次为山区儿童义拍筹款的公益活动中,他一口气拿出三件藏品,其中就包括这方砚台。而拍卖的钱,他全部交给了组织方。可见,老陈始终都在身体力行地践行着“收藏不为赚钱,只为弘扬文化、惠及他人”的诺言。在他心里,大爱远比藏品重要。   捡漏儿“捡”出来友情   茫茫人海,相识是缘,而能成为朋友更是前世的修行。这是老陈常挂嘴边的一句话。在他眼中,朋友间应本着友善真诚的相处原则,没必要计较得失。而每个人每天都要接触形形色色的人,都有可能在帮助别人,也有可能接受别人的帮助。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结交朋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老陈身边的朋友,大多都结缘于收藏。聊至此,他给记者讲了个故事。   几年前,圈里有个并不太熟识的人约了几个朋友前去捡漏,其中就包括老陈。经过两天一夜的颠簸,一行人来到一个山区工厂。下车落脚后,大家发现空荡荡的工厂竟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于是彼此面面相觑十分纳闷,不是来看“漏儿”的吗?到工厂来干什么啊?老陈也是一脸茫然,满脑子充溢着问号。   而就在大家诧异之时,工厂深处走出一位40多岁的中年人。只见他一脸惆怅地邀请大家进屋聊。屋子不大,简陋得只剩桌椅和大柜。攀谈中,老陈等人才得知,这位中年人就是该厂的厂长。当时,他为了给当地的孩子盖个像样的学校,不仅掏空了家底,而且还向朋友筹集了部分“善”款。未成想,建设中途,工厂的技术人员嫌条件太艰苦悄悄溜了。没有了技术指导,厂子一下子失去了业务,陷入困境。为继续完成给孩子建所好学校的梦想,厂长接连数夜未眠,最终决定变卖掉祖传的一件宝贝换点资金,高薪招聘技术人员。   那一刻,老陈被厂长的行为深深感动。于是二话没说,当即做出了三大决定:一是由他出资收藏厂长准备变卖的宝贝,并以高于厂长出价的一倍成交。二是由他代为收藏,将来厂长可按老陈出的原价收回,增值部分分文不加。三是,回去后,他负责给厂长寻找工厂产品的新销路。听了老陈的三大决定,在场的人无不为他的侠义动容。因为大家都知道,老陈是个说一不二的人,轻易不做承诺,但一旦许诺肯定兑现。后来,厂长与老陈成了无话不谈的莫逆之交。而且在老陈持续不断的帮助下,工厂也逐渐有了起色与好转。   为海南黄花梨交学费   捡漏的幸运与错买的懊悔交织在一起才是真实的藏家生活。老陈也犯过错,更逃不过“交学费”的磨练。   “知道海南黄花梨吧。它又称海南黄檀木、降香黄檀、海南黄花梨木,原产于中国海南岛吊罗山尖峰岭低海拔的平原和丘陵地区,多生长在吊罗山海拔100米左右阳光充足的地方。因其成材缓慢、木质坚实、花纹漂亮,始终位列五大名木之一,目前为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据《中国树木志》记载,野生海南黄花梨产于海南岛上除东方、万宁、陵水、五指山市以外的各市县,其中白沙、昌江、乐东、三亚、海口为主要产区。它们一般生长于海拔350米以下的山坡上。名贵的海南黄花梨则主要生长在黎族地区,其中尤以东方市俄贤岭、昌江王下地区的海南黄花梨最为珍贵。”老陈几乎可以倒背如流。正当记者大为惊讶时,他讲起了与海南黄花梨摆件的一段故事。   “刚开始接触文玩的时候,与大多数玩家一样,我也避免不了出各种笑话甚至上当。记得那时,我非常喜欢木质雕件,于是跑遍了大街小巷,终于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里找到了自己比较喜爱的一款。卖家看着也很实在,而我恰恰冲着他的这份实在,咬牙买下。当天买回家,别提心里多高兴了,感觉就像捡了个天大的便宜。”说着,老陈话锋一转,情绪也倏忽间一落千丈。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邂逅了一位研究木材的专业人士,被告知我一直视为珍宝的海南黄花梨摆件竟是人为加工而非天然的材料,充其量也就值100多块钱。而我当初入手时好说歹说还花了几千元。当时,我一下子懵了。从那以后,我找到了几位圈内行家专门学习木材鉴别。为的是下一次一旦又遇到类似问题时不再走弯路,毕竟弯路是走不起的,也没必要再走。”老陈如是说。   喜欢把玩文玩核桃   文玩核桃品种繁多,历史悠久,河北、北京素来是精品核桃的重要产地和玩家天堂,许多百年精品均是产自这些地方,比如很有名的平谷四座楼的狮子头、河北的南将石等。但很遗憾的是,这些老树都或不复存在或因为人为的干预导致品质下降。因此现在能淘到这些老树品质的核桃都是非常难得的,无论是欣赏把玩还是收藏价值都是无可比拟,其特殊性也决定了价值的不可复制性。   而说起玩核桃,老陈还要追溯到儿时。“小时候,看到爷爷玩了一对核桃,现在说应该是楸子,手感特好,很润滑,就像是瓷的,那时候,总觉得仁一定很好吃,找机会一定砸开尝尝。可惜,一直没能如愿。后来知道那是玩的核桃,不能吃,但是自己是孩子,没钱买。直到长大工作后,才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对核桃,尽管现在看来,配不成对儿,但那是我当年花了将近1个多小时在古玩市场里买的。也正是那对核桃,让我逐渐对文玩收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虽说宝贝后来赠送给了我最好的朋友,但每当去朋友那里见到那对核桃,都会勾起我对往昔的回忆。”老陈坦言,收藏文玩其实也是收藏历史,尤其对于念旧的人来说,每件宝贝都是当年的一段回忆。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每次触摸与把玩也都会萌生出不同的感悟,或快乐或伤感,总之烙着某段时光的印记。

上一篇:专家探讨当代建筑如何摆脱文化失语

下一篇:闲话黄宾虹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