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艺信息 > 正文

收藏逸闻:艺与德 情与缘

时间:2018-10-26  来源:互联网

上世纪末,朋友去上海买字画,我常为他充当后方信息库。某日,他说有邓铁桥写的石鼓文对联极好,告查无此人,但他还是买了回来。见实物才知落款为:“乙丑夏六月邓尉山僧铁桥”。写得遒劲洒脱,但品相极差,断裂很厉害,略有小块残缺。《历代画史汇传补编》(香港博雅斋1977年版)有载:“铁桥和尚,苏州某寺僧,善花卉走兽。”朋友拿来东西,不拿走就意味卖给了我,好在就几百块钱。我将对联送到丹阳修复,然后找精通篆籀的人辨识内容。联曰:“北平射虎孙阳求马,西母驾车王子骖銮。”上联说:裴旻夸口射虎,伯乐称求马不易;下联说:在西王母的瑶池却响着周穆王的銮铃。将装裱好的此联回赠朋友,让他卖给有识之人。   越数日,偶翻《高邮县志》却意外地发现“人物简历”有“铁桥”,不在“文教卫”,而在“军政界”。有些不敢相信是同一人:“铁桥(1874—1946),高邮张轩人,俗姓秦。父秦介甫,为清举人,家贫,设馆谋生。铁桥10岁于县城草堂巷口处三圣庵依指南老和尚出家,法名能达,字显宗。指南请名塾师在庵课徒,铁桥遂能饱读诗书。他还喜书画篆刻,并学有所成。铁桥后在宝华山受戒回邮,即主持善因寺。一次与承志桥附近一杨姓地主打官司获胜,从此改名为铁桥。民国20年,他发起成立高邮佛教协会,任理事长。日伪统治高邮期间,铁桥与伪县长王宜仲及日本驻军司令林田过从甚密。民国35年被人民政府逮捕,5月14日处决。”   不胜唏嘘,其出家当因年幼家贫,父母为其找一条生路,非为他天生六根清净,命该出家。凭良好的天资,习得诗书文墨,或许有些恃才放纵;或者如汪曾祺小说里写的,高邮寺庙里的和尚并不怎么严守清规戒律;他打官司后说不定有些得意,任佛教协会理事长后是否有些做派?最不该漠视国仇走进日伪圈中,以至招来杀身之祸。   向好收藏乡贤书画,铁桥既为大扬州概念圈内的人,便又向朋友讨回对联。反复端详,思虑多多,不免感慨于心。其字富才情且刚烈,或无出家人之圆逸;此人或落拓不羁或德行欠佳。这种人的作品该不该收藏呢?以为,才艺是一个人内在的天赋,道德是外在的社会价值体系,除公认的下三滥行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内在需求,不同立场对道德的评判也不一样,有可能时评不是终极。我想姑且留着它,或像史志一样尊重史实,留一笔供后人评说。   汪曾祺的文章中有一些关于铁桥的记载:铁桥有一个情人,年纪轻轻,长得清清雅雅,不俗气。父亲第二次结婚时,新房里就挂了铁桥一个条幅,泥金纸上面画了几枝桃花,两只燕子,款题“淡如兄嘉礼弟铁桥写贺”。我后来遇到几幅铁桥的画,都买下了,画技娴熟超逸,不似书法那样霸悍。我从爱惜破损的对联开始,对铁桥留下印象,再从文学作品中一些蛛丝马迹,丰富对历史人物的认识,无疑使收藏超出了本身所得,这也是缘分。

上一篇:中国纺织史的“活化石:手织的繁华黎锦

下一篇:93岁画家贺友直仍在创作 小人书里画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