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艺百科 > 正文

老人连买几十张齐白石等大师画作 全是仿品

时间:2018-08-07  来源:互联网

“宁波有相当一部分离退休老年人踏上古玩和收藏行业,但往往不知道其真正的内涵是什么,以为遍地的古玩都可以卖高价。一年搞一张齐白石的虾或徐悲鸿的马应该不是什么难事,遇有带款的名人字画,如获至宝非买下不可,期望一转手就挣一大笔钱。”宁波一家拍卖公司的负责人黄先生告诫老年人朋友,收藏要戒贪戒骄。   “古玩市场的假货越来越多,制假数比真货数高几百倍,老年人玩收藏要谨慎。”央视鉴宝专家陈建民也提醒道。   追大名头 连买几十张齐白石等大师画作   黄先生举了个例子,一位姓刘的宁波藏友,年逾古稀,专收近现代大名头书画,陆陆续续在三五年时间里就先后购进张大千泼彩山水画、齐白石花鸟画、陆俨少山水卷轴、李可染的“万山红遍”等等三四十张书画,神秘地出示给黄先生。   “这些书画都是我用退休工资买的,每张大概花了一两千元。眼看着近几年来张大千、齐白石的画纷纷动辄拍出上千万元甚至破亿元,我想着也送朵云轩,至少总能弄个百八十万元一幅。”   黄先生一眼便看出那些大名头画作都是仿品,便委婉地建议老先生上朵云轩等大拍卖公司先去鉴定了再说。   “如果这批大名头书画是真迹,在其当时买价后面起码要加两个零。要说书画中捡漏偶尔也会有,但一两次捡漏买到大师名画也就罢了,而仅花几千元连续买到三四十张大名头名画,这有悖常理,天下岂有这样的便宜可捡。”   黄先生后来侧面打听得知,刘老先生到过几家大拍卖公司找人看东西,都被鉴定是仿造的伪作,但碍于面子,刘老先生仍坚持顶着“近现代大名家书画大藏家”的帽子宣扬自己的宝贝。   这样一来,又给社会上的“野鸡”拍卖公司钻了空子。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北京的拍卖公司打电话来,“慕名”向刘老先生征集书画拍品。一番鉴定,认定其中收藏的十来件齐白石等大师画作属真迹,估值相当可观,起拍单价也在百万元左右。此后拍照、印刷制成精美的拍卖图录,按照拍品估值计算,刘老先生出了一笔数额不小的印刷费、保管费、图录费,欢欢喜喜地拿去北京拍了。结果,拍品全部流拍,刘老先生又生生被“野鸡”拍卖公司刮了一层皮。   只收不藏 玩玉石“水较深”着了道   “一些老年人本着为儿女留下财富的想法,真正从爱好出发的并不太多,其藏品难免鱼龙混杂。甚至有人仗着连皮毛都算不上的知识,就敢涉猎玉石、红木等‘水较深’的藏品市场,结果是连连‘吃药’。”已经两次来宁波为市民鉴定的央视鉴宝专家陈建民说道。   陈建民透露,一次在宁波鉴宝现场,一对老夫妻拉来了一大行李箱的“玉石”。经鉴定,只有3件是真的,但也只是普品,其余的大部分是C货,还有一些塑料的,老两口顿时受不了,现场吵了起来。陈建民认为,这就是民间收藏误区之一———“重利而少爱好”的冲动收藏带来的苦果。“收藏应该从爱好出发,这样才能专而精,才有可能成为顶级藏家。”   前几年,看到拍卖会上乾隆玉玺拍出5000万元天价的消息,一些商家乘机推出所谓的限量版奥运玉玺,世博玉玺,并拉拢非此门的所谓专家学者,鼓吹玉玺的玉质量好、工艺佳。“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一批宁波老年人便跟风迷上了收玉玺,根据宣传册上的销售电话,找到玉玺专售点,花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买了一批限量版玉玺。   “殊不知,这些所谓的限量版玉玺都是用压根不值钱的岫玉粗制滥造而成。等到老人们发现上当受骗再去找销售人员退货时,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从事艺术品拍卖几十年的黄先生叹气说道。   陈建民建议道,现在很多老人喜欢玩收藏,但货物大多来源于地摊,这样很容易上当受骗。如果老年人确实想买古玩,又没有过硬的专业知识,最好不要抱着捡漏的心态去淘地摊,选择专业店铺的货品会靠谱一些;另外一个渠道是去拍卖行,不过价格相对比较高。   贪大求古 不要轻信千年沉酒、海捞瓷的故事   自打“碗礁一号”和“南海一号”几次大的海捞事件后,掀起了海内外不小的海捞热。“这其中充斥着古沉船藏宝海捞骗局,也经常有老年人上当。”宁波资深玩瓷藏家“神雕”说道。   马老先生和老伙伴去福建收了几件海捞瓷,其中有两件南宋中期影青瓷罐子。“看海捞瓷,不光看脱釉,除了水沁,我还看到了明显的土沁,这东西,应该还是先从陆上水坑出的。”“神雕”断定这是件仿品。   “可这东西上面粘着海洋生物的壳呢,怎么说是陆上水坑出的呢?这些东西真是从海里捞出来的,我亲自跟的船呢。”马老先生还是不死心。   “牡蛎壳等附着物,并不能作为鉴定的依据。”“神雕”说道,“马老先生说跟着出海了,我就基本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其实这套路,福州,厦门、莆田、泉州、漳州的那些渔民都玩了好些年头了,这些渔民又被称做‘水鬼’,一来他们水性极好,二来也是因为他们不务正业。”   “神雕”透露,骗局一般是这样操作的:混迹在各大古玩城的线人找到合适的买家就介绍给“水鬼”,“水鬼”于是讲述捕鱼时发现古沉船的故事,然后请买家跟随出海去捞,捞出来的都是他们事先沉下去的新东西,这些新东西一般提前半年到一年放入海底,海捞起来时上面已经附上牡蛎壳、贝壳等海底生物。“从这两件东西的情况看,这两个盘子仿的是宋代影青瓷,一眼看似海捞瓷,却是先经过氧氟酸咬去贼光后,又特地沉入海产养殖水域制造海洋生物自然附着假象的新货,多少花了些工夫,而且仿得还是当年江西景德镇的大窑产品,仿得也有几分像。也难怪马老先生要‘吃药’了。”   “神雕”透露,与古沉船藏宝海捞骗局类似的,还有“千年陈酒”陷阱。将土里埋了多年的陈酒装在作旧的“古瓷器”里,酒是陈年酒,但装酒的元明清花瓷是假货。   “神雕”提醒道,设计海捞瓷和千年陈酒骗局的不法商家,就是抓住了一些人贪且骄的心理,设局讲故事,才让老年人一次次买了假货,结果血本无归。

上一篇:文物事业改革发展的根本指南

下一篇:私拓文物贩卖等于监守自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