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艺百科 > 正文

隐喻在画布中的爱情

时间:2018-07-09  来源:互联网

马克·夏加尔《生日》   春节将至,情人节的脚步也是一步步逼近,单身狗都快窒息于人世,别人家的花和别人家的女朋友简直让人心塞,小编觉得那样秀恩爱简直是不好的,嗯,所以我决定再来给单身狗补一刀。   飞翔的情侣   “她的沉默属于我,她的眼神也属于我,我觉得她像是早就认识我了。她知道我的童年,知道我的现在,知道我的未来。”当夏加尔在桥上邂逅孤独的蓓拉时,他感到这个女人终将成为他的妻子。   《生日》画里,充满爱意的夏加尔和蓓拉,手牵着手飘浮在半空中接吻,夏加尔在自传中说:“我只要打开窗户,爱、花还有蓝色的空气,就会随她一起飞进来。”   不是夫妻 胜似夫妻 克林姆特《吻》   十九世纪末的维也纳是颓废和唯美之都,克林姆特在自己身上也发现了这种气氛;在金箔和华丽的装饰覆盖下,性的愉悦和与之相邻的死亡阴影,汇聚成这幅甜蜜的《吻》。此画发表于一九八零年,克林姆特和终生的恋人艾米丽·弗罗克的恋爱终于稳定,这种精神上的充实感,赋予这幅画更加灿烂的光辉和[永垂的生命],而这种[永垂的生命]正是克林姆特所追求的主题——[与死相邻的爱]。   大象和鸽子的结合 弗里达《弗里达与里维拉》   弗里达是个特立独行的女人,喜欢追求“惊奇和特殊”,会穿着华丽的墨西哥民族服装、戴着绚丽的头饰与耳环走街过市,毫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她是美丽的,甚至“稍有瑕疵也恰好增添了她的魅力”。两条几乎连成一线的浓眉,上唇还微微有些胡子,这都是她最著名的特征。她纤小而热烈,有众多有名的男女情人和仰慕者,曾经一度和托洛茨基是极亲密的朋友,接受过共产主义的思想。而在她的情感生活中占据主宰的,还是她的丈夫——墨西哥著名壁画家迪戈·里维拉。“他们的每一次冒险,他们的爱、争吵及离婚、复婚”,都成为公众关心的话题。   老王子与妙龄公主跨越时间的爱恋 鲁本斯《海伦佛尔曼与鲁本斯和儿子彼得》   鲁本斯一生过着王子般的生活,49岁时爱妻去逝,53岁时又与一位16岁的妙龄少女海伦·富尔曼结婚,仍然过着幸福生活。在他63岁时走完了自己艺术的一生,为人类艺术宝库贡献了三千余幅艺术珍品。法国美术史家丹纳说:佛兰德斯只有一个鲁本斯,正如英国只有一个莎士比亚,其余的画家无论如何伟大,总缺少一部分天才。

上一篇:卢布大跌 俄罗斯葡萄酒进口面临挑战

下一篇:摄影神秘感还需用心营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