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漫画连载

天涯会上……

“好了,各位的传送法阵启动木牌已经发下去了,各位以后都可以借由此木牌,通过法阵来这里,也算是个方便,而当然了,也可以利用我刚刚演示过的法阵来传送的各个地方,都是可以的。”

还是那个房间,百晓翁笑着说道,在他的身后,那个巨大的雕塑处,有着一个白色的法阵,正在缓缓消散。

刚刚,就是因为它的启动,才使得援军那么快的就到达了燕京,解了燕京之难!

而也因此,此时的殿内少了三人,分别是如烟大师,秦沐风和余昊。

那一只白色的凤凰,便是秦沐风的法术——凤还巢剑法!

作为云顶山之主,传说中的莽夫头子,世人对他的印象就是——莽!不管不顾的硬刚!

而其实……也正是如此。

但是谁都不知道的是,这一招凤还巢剑法,却并不是完的硬刚式的剑术。

三十六套凤还巢剑法,前三十五套,都是沿用了他们一往无前的精神,讲究的就是一去不返,发招便要置敌人于死地,同时,也是置自己于死地。

但唯独这最后一招,也是最强的一招,却是一记回头剑法,凤凰出,必回梧桐木!

这套剑法,也因此得名。

嫩的出水清纯美女生活照模样难以忘记

此次增援燕京的人虽少,但是却是天涯榜上前五乃至前四的人物,消灭群妖,足够了。

“好了各位。”百晓翁笑道。“此后,若是天下再有何异情异况,希望各位能够记得今天所议之事,同进同退。”

“那是自然!”

慕容客率先答应道。

“我等也自然会听从盟主之命!”沐念清和戴尚也都是拱手道。

我和司空英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也皆是答应。

“那样便好,只是我曾希望如烟大师当选盟主,却不想今日临时决定,由张天师担任盟主,此时张天师怕是还不知情,我还需要去一趟龙虎山,与天师交代此事,各位,恕不奉陪,所幸今日也无更大的异动,各位请便。”

说罢,百晓翁抱拳拱手,与众人告别,看着便要出发。

而就在这时,戴尚出声制止道:“且慢!”

“嗯?”百晓翁立刻回头,满脸堆笑:“戴前辈还有何事?”

“龙虎山张天师乃我道门大前辈,我敬佩已久,今日既然有这样的机会,还请允许我同去。”

“这无妨,既然如此,戴前辈也一起吧。”百晓翁无所谓的说道,“只是你带来的人知道吗?”

“我本不是客人,私自前来,怎好带仆从?只我一人。”

“那就好,一起吧,来人!你们带着各位前辈去找他们的人,去留皆不可阻止。不过各位前辈,我还是希望能够留下几人在这里,也方便我们沟通。”

“那是自然。”众人应道。

百晓翁点了点头,与戴尚一起离开了大殿。

立刻就有人过来给我们带路,一众人都是离开大殿,到了另一个小房间中,里面坐着的,都是我们带来的人,庞奎和铁凝自然也都是在这里。

“如烟大师、秦宗主、余阁主因事离去,事情紧急,没有来得及通知各位,三位前辈离去前,吩咐让你们就留在这里,等他们回来。在此期间,遵循我们会长的交代。”

那人进门后,向着如烟大师几人留在这里的随从说道。

而他说的,也确实都是实话,包括如烟大师他们说让这些人留在这里的时候听百晓翁的吩咐,也确实都是他们亲口所说,并不是天涯会的人趁机占便宜。

“是,但凭吩咐。”云渺寺的僧人率先说道,双手合十微微躬身行礼。

“既然如此,我们便留在这里吧。”云顶山和乾坤瀚海阁的人也都是答应道,坐到了一边,给其他人让出路来。

“你打算去哪里?”司空英身边,那两个茅山弟子已经过来了,他转过头向我问道。

“不知道……”我挠了挠头。“现在没有什么要做的事,也许会在这里待一会儿吧。”

说着,旁边庞奎和铁凝也都是走了过来,另一边,两个身穿军装一脸严肃的人到了林鼎坤身边,一声不吭的站在了他身后。

林鼎坤听到我说话,向这边瞥了一眼,冷哼一声说道:“你也是会摆谱了,也会带随从了。”

“啊?”

我回头看着他,皱了皱眉。

这家伙我知道他是自己人,而且也不算是有什么坏心,可这个性格和态度真的是特别令人不爽!最关键的就是我从来都没惹过你,你就是非得来找事儿吗?!

“你不是也带着?”

“这都是我带出来的部下,暗影军想要借此机会与天涯会建交,这可比之前和你那样小打小闹的小组织好多了。”

啧——!

“是啊,段军长目光远大,不过这和你没关系,我,也不是当时的我了,别忘了,现在的我,你也动不了!”

我说完,直接回头,抓着司空英就想走。

而身后,林鼎坤可能是真的是被我这番话激怒了,手指一动,突然一个箭步冲来,右手一掌照着我背后就拍了过来!

一时间,还不等我反应过来,便觉得身边一阵疾风吹过,紧接着,就是十分响亮的“啪”的一声!

赶紧回头,身后,挡在林鼎坤身前的,是庞奎!

“什么……”

“嘿嘿。”庞奎站立在原地,身不动膀不摇,同样以右掌抵挡,双掌相对,各自抵消,谁都没有占到谁的便宜。

庞奎抬头,笑嘻嘻的看着林鼎坤,说道:“林副军长不要搞这种突然袭击啊,背后偷袭,可不是你正人君子的做派,更何况,还是自己人。”

“你是谁?!”林鼎坤看着面前这个笑面虎,脸色当时阴了下来。

“我?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仆从罢了,嗯……或者说侍卫,林副军长,要想对我们老大有什么不利的举动,得先过了我这关!”

“你……”

林鼎坤心中有气,还不等说什么呢,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一声冷笑:“哼!堂堂一个暗影军的军长,干的就是这种事?背后偷袭,还是偷袭的自己人?!哼!别忘了你代表的不只是你自己,还有暗影军的脸面,我们尊敬段军长,但是某些军中的败类,我们没必要给他好脸色!”

“你说什么?!”林鼎坤回头,说话的果然是金翅雕。

金翅雕坐镇南藏,在当地有着极高的声望,暗影军虽然是军方正统,但很难被当地民众所喜爱与接受,所以在当地,金翅雕是比他更受欢迎的。

这一点,林鼎坤到了西境之后便发现了。

但那有什么办法,金翅雕确实比他强,而且段擎天也不会允许自己与他闹掰,所以也只能忍着了。

原本倒还好,但是自从上次被他看见了林鼎坤面对神英社区区几人却毫无办法之后,他对林鼎坤的鄙视,就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就是!早听说着林鼎坤性格乖张,脾气古怪,果然如此!段军长重用你是看中你的实力,你还真把自己当块料了?”慕容客闻言,也是附和道。

这个就更没办法反驳了,这是实打实的赢过自己的,自己能有什么话说?

林鼎坤也是没想到,他的这一掌,非但没有舒出一口自己胸中的闷气,反而给自己招了黑。

双掌相碰,其声势之大,立刻吸引了场上所有人,云顶山的武夫们见庞奎那么强,自然是另眼看待,而对于这个拥有如此强大仆从的我,自然也是露出了些赏识的神色。

而当然了,赏识我的,自然不可能只有他们……

“这位小兄弟,应该就是杀了飞花扇的人吧,果真英雄少年,手下……居然还有如此强的侍卫,林鼎坤再不济,也是天涯榜第八的高手,挡下他一掌,可是难得。”

“您谬赞了。”庞奎立刻低下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不敢不敢,我也只是碰巧而已,侥幸,都是侥幸。”我也谦虚起来。

“哎,你太谦虚了,能够得到这个地位,绝对不是什么碰巧、侥幸能够达到的,再过个十年,也许五年,恐怕我们这些人都要到你后面了!”

“哈哈哈哈哈……确实!我们都已经是老家伙了,这世界终究是年轻人的,看到现在的年轻人有这样的实力,我也就放心了,是不是啊李啸前辈,这便是传闻中您的那位天才孙子吧。”

慕容客笑着说道,看向了李啸。

李啸站在远处,就听着我们这些人交谈,一直没有说话,而在他身边,并没有什么随从、侍卫,有的,就只是一个看起来与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

一头利落的短发,墨绿色的紧身练功服,与他的爷爷李啸一样手持佩刀,双眸闪亮,却在隐约间,有着一种人为的只顾存在。

这种感觉,普遍出现在那些家教极严的家庭里的孩子身上。

他们有着孩子特有的活力,甚至活力远超同龄人,但是在父母严厉的教育之下,只能紧紧地压抑自己,禁锢住自己的天性。

而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这种感觉。

“天才少年李洪博,别说巴蜀,在整个修行界也是有些名气的,李啸前辈脸上也有光啊。”

李啸抬眼看了看他,沉声道:“什么天才少年,还差得远呢,这种话以后就不要说了,免得这孩子骄傲,强中自有强中手,山外青山楼外楼,还差得远呢。”

果然,标准的严父语录。

我看着那个少年,露出了同情的目光。

我觉得我简直是太幸福了,父母随和,师父慈祥,师兄师姐们待我也都很好,活到今日,也当真算得上是个自由自在。

那名叫李洪博的少年可能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看向了我,立刻读出了我眼中的同情,顿时报之以羡慕的目光。

“苦了你了,兄弟。”

“可不是嘛,我家家教可严了。”

“都不容易都不容易。”

“别说了,想哭……”

诡异的视线交流中,我们互相读出了这样的含义,然后默契的点了点头,分开了视线。

而就是这个时候,金翅雕走到了我身边,行了一个喇嘛礼说道:“这位小兄弟,若是无事,可否与我对坐交谈一番,也算是一段缘分。”

“啊?为……为啥啊?”

“因为我觉得,你与我佛有缘。”

标签:

Related Post

樱桃mx30s樱桃mx30s

韩毅和窦仙童打情骂俏的样子,被武则天尽收眼底,看的武则天心气大怒,但碍于魏赫的面子,这才没有发作,炯炯有神的大 […]